中文版 英文版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產品分類
  
國內新聞                              
健康新聞                           
 
首頁 >> 新聞中心 >> 國內新聞

韶關上壩村回訪 礦山污染形成血紅色水庫

2001年3月10日,羊城晩報頭版刊登:《上壩村,生命之源死了》。上壩村的生命之源真的死了嗎?這次羊城晩報記者再次踏進大寶山,踏進這條村莊……




由上壩村逆橫石河而上10公里有涼橋村,兩條源于大寶山礦區的支流在此交匯。西側一支當地人稱為李屋溪,東側一支為凡洞河。凡洞河上游建有曹對坑尾礦壩,李屋溪上建有李屋攔泥壩,均為大寶山礦業公司所建。

曹對坑尾礦壩用來存儲大寶山礦業有限公司洗礦和選礦所產生的尾礦廢水,加以循環使用;大寶山采礦區剝離的泥土堆放在李屋攔泥壩上游,建設水壩用來防止水土流失。

但曾經失序的非法采礦(文后縮略為“非采”),沒對廢水、尾礦進行任何處理,直接排放到攔泥壩甚至直沖橫石河!

裹挾著泥沙和重金屬離子的橫石河飛流直下,在翁源縣翁城鎮匯入滃江,再一路向東經英德去注入北江,向珠三角奔流而去……今年的三打兩建可以說是歷史上最徹底、力度最大的一次打擊非采,翁源對壩仔鎮、鐵龍林場大寶山周邊等重點區域的64個非法采礦點進行摧毀取締,爆(堵)封了全部非法開采窿口和通風口,清除了非法開采現場的全部機械設備和人員,沒收了全部非法開采礦產品,斷毀了通往礦區的所有道路,并將非采組織和管理人員抓捕歸案。

這是一次振奮人心的事,雖然樹已被砍光,填補灰黃色的土壤在陽光下格外醒目。就像臉上長了一個個毒瘡……但是,所有的民窿全部被打掉,解決了長期想解決卻未能解決的“非采”問題。也成了廣東省三打兩建的典型。

這曾經的傷疤應該永記在我們的心中。謹記教訓、“亡羊補牢”才是出路。

畢竟,我們都希望這成果不是曇花一現。畢竟,在奇高的利潤面前,要根治前路任重而道遠!

2005年南方都市報報道

上壩:廣東癌癥村,18年250余人因癌癥喪生

18年250余人因癌癥喪生

政府學界合力探尋新生路

韶關翁源縣的上壩村,有可能是廣東甚至全國最著名的癌癥村。3000多名上壩村民,從1987年至2005年已有250余人因癌癥而喪生。正是因此,央視曾稱其為“死亡村莊”。

在一次次被報道后,上壩的環境問題得到了政府與學界的雙重關注。目前,廣東省人大代表沈演泉提議的水庫引水工程正在建設,預計將于明年3月正式完工,屆時上壩村民將能喝上干凈的水。

而另一方面,包括華南農大、廣東土壤研究所在內的兩個科研團體已在此立項,致力于土壤修復和礦山水土保持功能研究。其中一個項目已成為廣東省科技廳的重大專項,并獲得政府40萬元科技支持。此外,上壩還有可能成為廣東第一批能源植物種植基地。政府、學界的合力,能否為上壩探尋出一條新生之路。

探訪

稀釋一萬倍仍能毒死水生物

2005年,央視《經濟半小時》曾策劃了一個節目———尋訪中國污染最嚴重的5條河流,流經上壩的橫石水入選。橫石水本是從大寶山流出的山泉水,它沖擊出了涼橋、上壩等村落肥沃的土壤。20多年前,橫石水清澈見底,20多年后,橫石水變成了“死亡之河”。

橫石水究竟有多毒?今年六七月發洪水時,華南農業大學教授林初夏取了些水樣,稀釋了10000倍,結果發現,水生物竟不能在里面存活超過24小時。此事更具體的含義是,橫石水的毒性可順延下游50公里,大雨時,其毒性甚至可到100-200公里遠的地方。就是這樣一條河,上壩村民在它邊上住了30余年。

上壩村家境好點的村民,都會花錢修個塔,把井水抽上來,在塔里沉清,再用粗管接出,經過幾個大小罐,盡可能多的沉淀后使用。“對重金屬元素,這水塔起不到任何作用。”林初夏說。“不僅河水,地下水也被污染了,井水不能喝。”村委會主任何壽明說,近年村里有摩托車的人,都上山裝水。

因癌癥去世者最小的才26歲

“村民對飲水的異常重視,發生在最近幾年,這些年上壩因癌癥死亡的人,實在太多了。”上壩村村委會主任何壽明翻出一個皺巴巴的軟皮本,上面記錄著近年死亡人員名單。

今年上壩村有11人死亡,其中9人死因均是癌癥。何壽明告訴記者,上壩有21個自然村,目前有3401位村民在戶,但其中3人是癌癥中晚期。

何壽明介紹,從1987年至今,上壩因癌癥而死亡者已達250人,他們中最年輕的不過26歲,最年老的60多歲。據介紹,一般村民查出癌癥,都已是晚期了。因為去正規醫院檢查需要很多費用,村民一般拿不出來,所以一般都是實在熬不住了才去村衛生站,拿些藥暫時止痛。

尋因

環境因素致癌的典型個案

今年4月,廣東省土壤與生態研究所研究員陳能場開始關注大寶山。陳能場認為,大寶山礦的開發,使上壩村村民生存在一個重金屬污染的環境中,毒素在人體有一個逐漸積累的過程,20多年后大規模暴發。陳認為,大寶山污染,是環境因素致癌中一個典型個案。

華南農業大學教授林初夏關注大寶山已有十幾個年頭,今年,他剛拿到省科技廳的重大專項經費,40萬元專門研究解決大寶山生態環境治理。

在澳大利亞有13年土壤治理經驗的恢復生態學專家林初夏在大寶山忙了3年,對上壩村的環境評估,他給出了這樣的數據:大寶山外排酸性礦水對糧食和果蔬均已造成了嚴重的污染。飲用被污染的井水,進食重金屬含量嚴重超標的大米蔬菜,是癌癥高發的兩個重要因素。

主要的污染是大寶山國營礦

被上壩人稱為“毒水”的礦水,從何處來?跟車沿京珠高速公路走,能看到一個個村莊,上壩、陽河、塘心、涼橋,然后是大寶山。大寶山海拔超過1000米,因礦產豐富已被削去一半。沿山路上山,九曲八彎,頗費周折,沿路紅銅色的鐵銹水,順山流下。

沿小岔路走,記者發現了幾個私采礦點,礦主們在土坡上搭了好些工棚。私采礦的洗礦水,幾乎沒經任何處理就直接排放到溪流中。

“私采確實比較嚴重,但主要的污染還是大寶山國營礦,他們是剝采,整個山頭都被剝開了。”飽受污染之苦的何來富說。而這也正是林初夏等專家的看法,林初夏指出,如果光看洗礦,大寶山礦和私采點相比,確實比較規范,但礦山剝采造成的水土流失非常嚴重,這是主要的污染源。

“露天開采,就是天然的硫酸生產工廠!”大寶山是在海拔1000米露天開采,廢土直接堆放在山坡上,一遇雨天,就會隨雨下流。據林初夏統計,一噸礦土最多可形成100-200公斤濃硫酸,加上大量重金屬,如鎘、鉛的溶解,從大寶山上流下來的“山水”是“既酸又毒”。為阻止水土流失污染下游環境,大寶山礦曾建起一個1公里長的攔泥庫,但沒幾年,攔泥庫就被泥石完全填滿。

渴望

救命水庫早日能夠建成

上壩村村支書何來富說,大寶山國營礦1969年開始動工,70年代投產,此后,橫石水水質明顯受到影響。

1984年全國第一次農業普查,農業部門曾發現上壩水土重金屬嚴重超標,當時就呼吁上壩村改變飲用水問題。“但我們哪兒有解決能力?”何來富說,村干部去和大寶山礦談,這促成了1988年第一期引水工程建成,但因地勢西高東低,只能解決東邊800多畝,西邊1500多畝沒法解決。而且,這引來的大坪河水到了上壩,就成了和礦水混合的水,仍然有毒。

去年,在翁源中學做校長的省人大代表沈演泉提了一個議案,一定要幫癌癥村上壩解決飲水問題。議案得到了批復,但資金遲遲難到位。幾經周折,終于省里出了429萬元,韶關出了500萬元,大寶山礦出了500萬元。有了錢,工程進展很快,水庫成了上壩村村民最大的希望。按設想,這個水庫明年三四月建成后,將能供給上壩3000多人飲用和2000多畝糧田灌溉。

其他村落也期望能新生

上壩是大寶山礦污染死者最多的村,但可能不是受大寶山污染最重的村。沿上壩向上游,依次有陽河、塘心、涼橋三個村,涼橋距大寶山礦最近,這個村大部分土地都拋了荒。該村村支書何保芬說,如果直接用橫石水灌溉,根本長不出東西。

現在涼橋還能種莊稼的少數田地,用的都是自家水管引下的楊梅洞山水。涼橋村幾乎每家都花幾千元錢用橡膠管從山上引水,但上壩村離山遠,就沒有這種方便。

雖說解決了飲水問題,但涼橋卻比上壩更窮。涼橋村村委會主任何春香一見記者,二話不說,先翻出一個全村的死亡花名冊。涼橋有300多人,今年因癌癥死亡的有2人,去年有5人,2003年沒有,2002年有3人,癌癥發生死亡率和上壩相當。

和上壩相比,涼橋、塘心等村村委會對大寶山的批評更加直接。“全村300多人,每年給我們的污染補償費就1288元!”涼橋村支書何保芬激動地說。之后,記者陸續了解到,塘心村1000多人的污染補償費是9800元,上壩村3000多人的污染補償費是3.3萬元。

由于有高度差,上壩村的水庫之水引不到涼橋、塘心、陽河,一對比,三個村子覺得被忽視了。三個村的干部表示,它們準備聯合向大寶山提出方案,要求解決長期污染問題。<

拯救

上壩是大寶山礦污染死者最多的村,但可能不是受大寶山污染最重的村。沿上壩向上游,依次有陽河、塘心、涼橋三個村,涼橋距大寶山礦最近,這個村大部分土地都拋了荒。該村村支書何保芬說,如果直接用橫石水灌溉,根本長不出東西。

現在涼橋還能種莊稼的少數田地,用的都是自家水管引下的楊梅洞山水。涼橋村幾乎每家都花幾千元錢用橡膠管從山上引水,但上壩村離山遠,就沒有這種方便。

雖說解決了飲水問題,但涼橋卻比上壩更窮。涼橋村村委會主任何春香一見記者,二話不說,先翻出一個全村的死亡花名冊。涼橋有300多人,今年因癌癥死亡的有2人,去年有5人,2003年沒有,2002年有3人,癌癥發生死亡率和上壩相當。

和上壩相比,涼橋、塘心等村村委會對大寶山的批評更加直接。“全村300多人,每年給我們的污染補償費就1288元!”涼橋村支書何保芬激動地說。之后,記者陸續了解到,塘心村1000多人的污染補償費是9800元,上壩村3000多人的污染補償費是3.3萬元。

由于有高度差,上壩村的水庫之水引不到涼橋、塘心、陽河,一對比,三個村子覺得被忽視了。三個村的干部表示,它們準備聯合向大寶山提出方案,要求解決長期污染問題。

拯救

兩個學術團體的科技拯救路

與此同時,另一群人也在為“死亡之村”的未來進行著努力。目前已有華南農大、廣東土壤研究所的兩個團隊在上壩扎根。以華南農大教授林初夏為首的團隊,致力于大寶山整體生態修復。而以廣東土壤所研究員陳能場為代表的團隊,則致力于建立以輪作為核心的生產和修復并舉的植物修復綜合技術。兩個團隊,在上壩都建立了一個實驗基地。

環境生物學博士陳能場目前在大寶山有片試驗田,在水稻等作物生產期間,他們通過水分管理和使用石灰、硅肥等土壤添加劑的方法,抑制水稻對鎘等重金屬的吸收。種植季節過后,則種植對重金屬有高吸收特性的香根草、芥菜、油菜等作物來去除土壤中的重金屬。

陳能場認為,這種修復綜合技術是建立在國情基礎上的技術,不耽誤種植,同時也可修復土壤。在今年上半年的實驗中,陳能場取得了一定效果,在最好的地塊,稻米中的鎘含量已低于了國家標準。

首批能源作物實驗基地之盼

另一思路則來自于林初夏教授的團隊,這是個更注重技術和整體生態解決的方案。從大寶山污染源治理、橫石水的生態系統恢復、上壩等村落土壤修復三個大的方向,對大寶山和周邊地區進行全面治理。

據了解,生物質能和能源農業在學界已是一個熱門詞匯。生物中的能量通過發酵等形式可釋放出來,制作燃料酒精或用來作沼氣發電。把上壩村建成生物質能的燃料基地,是林初夏大寶山礦山綜合治理重大專項的主要內容之一。現在這項工程的進度,還在篩選生物品種的階段,林的想法是,上壩2000多畝地全拿過來種能源作物,還可以考慮把涼橋等村的土地,包括礦山附近的山坡都利用起來。這樣,大寶山附近,就會成為廣東省首批能源作物的實驗基地。

上壩村村支書何永富說,他曾想過引進工廠解決村民生活問題,但難度太大。“如果林教授的實驗能成功,我們就能在當地辦成一個企業!”傍晚,這位村支書在橫石河邊,描繪著上壩的未來。
香港益能凈水機:www.earthcinemacircle.com

【 瀏覽次數: 】 【 加入時間:2012-12-31 15:32:59 】 【 關閉本頁

版權所有 © 東莞市益能環保設備科技有限公司   粵ICP備16114410號-1   香港益能凈水器
友情鏈接:|純凈水設備|進口凈水機十大品牌  凈水機批發

一级a做爰片就在线看,丁香五月综合缴情月,一本道的mv中文字幕,99久久re6热精品首页,